化妆打扮是女孩子必须要做的事吗?一位“完美女生”的自白
化妆打扮是女孩子必须要做的事吗?一位“完美女生”的自白

文 / 火原希子

我可以说是一个资深购物狂了。某宝数钻买家;组建过无数购物链接分享群;擅长搜罗原厂原单;东莞的鞋、青岛的外贸、南通的日单;一眼就能识别好评是不是刷的;经常报出身上的衣服的网购价格时,收获对方艳羡的目光:居然这么便宜?

 

我符合一个“对自己好”的完美女生形象。在我敲击这段字句时,面前是我大大的首饰盒和19支姿态各异的口红和润唇膏。防晒的、日间防晒的、夜间修复的、精华、乳液、面膜……对了,面膜还要分成清洁、湿润和美白的。

 

我不是疯子。我买的东西,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,符合我的精准需求。化妆刷分为腮红刷、眼线刷、眉刷……哦对了,唇刷还要分成长杆和便携的,适合我出门约会时补妆。欧美的刷子?不不不,我告诉你日本的某品牌才是王道。

 

我可不是一出生就这样的。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我还穿着旧短裤在学校大堂里踢塑料瓶呢。上树抓鸟这种事儿也不是没做过。不太在乎这些,只在乎怎么玩儿更爽。

 

青春期开始有了一些变化。好像女孩子的某些东西更重要。是什么?想起来觉得模模糊糊。反正吧,别人打量你的眼神不一样了。主要是男生,他们能分出环肥燕瘦。13岁的时候,我听过隔壁班一个大眼睛男孩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的女友:青春痘又怎么样,关键是底子好,过几年痘痘消了就是大美女。当然,几年过后,谁也不记得谁了。青春期的几年等同于几辈子。

 

我就是在这时候发现自己的不完美的。头发太蓬松了。妈呀,那个雀斑。皮肤太黑,不行。

 

初二的时候开始住校,同宿舍的一个女生来自隔壁的省会,桌子上最上面一层齐齐整整地码着一套可伶可俐!清痘的!女孩子要用洗面奶,她说。她仔细地清洁自己的痘痘肌,擦好乳液,每天都洗一次头,然后站在走廊里仔仔细细地吹她那再怎么吹也像一团鸡窝的头发。起码人家有这个态度。原来,作为“女人”,就要有自己的护肤品啊,这才算体面!

 

漂亮很重要啊。你看,漂亮的女孩子,老师喜欢,男生也对她特别好。谁说心灵美更重要?我太想变漂亮了。事实上,在班级男生对全班女生的相貌进行评级时,我在倒数几名。不是倒数第一的原因是,某资深评委扫了一眼最后那几个名字,不耐烦地说:不评了,这几个都差不多。

 

我的名字就站在那最后几个里。可恨吧?不过,组织这场评选的,是班里的女生。嗯,就是最漂亮的那一个带头的,我觉得她很享受嘛。她听完男评委的这句话被逗笑了,喜滋滋地接过了那个作业本,上面密密麻麻地列着全班女生的名字,然后在我面前消失了。

 

我根本不敢去看那个本子。那不是噩梦,第二天醒来不会消失,那是现实啊,现实!

 

上了大学,迎新大会上,我们宿舍的人第一次登上舞台去唱歌,在后台的师姐看着我和室友的脸说:你们不化妆吗?是啊,同在新闻学院,隔壁的播音主持专业的女生太会打扮了。她们总是穿一身得体的连衣裙,5厘米的高跟鞋,她们能分清楚哪一种款式穿上去更舒服一点。粉底液和BB霜?她们都有。我们不会啊。哪个高三学生有空去研究高跟鞋?最后我们就那么上台了。结束后,我的一个室友看着我说:希子啊,我看你平时穿衣服都挺漂亮的,我以为……你是那种会化妆的女孩。

 

一语惊醒梦中人。原来,会穿漂亮点儿的衣服还不够,还要会化妆啊!我要做“那种女孩!”至此,我像妖精画皮一样仔细研究化妆。我把大部分的时间、精力、金钱都放在了变得更像“女孩”上。我周围的女生也都是那么做的。

 

…………

 

奔三的路上,因为工作需要,我给自己买了一个轻薄好用的电脑。然后我又买了一个蓝牙耳机。然后我又买了一个高级耳机。然后……我忽然觉得我被骗了。我扭头对男友说:天哪!我以前一直不明白你们男生为什么那么喜欢买数码,打游戏,吃吃喝喝,花一些莫名其妙的钱,原来这些钱用起来是这么爽啊!

 

男友一脸莫名其妙。当然,他也一副“你为什么才知道”的表情。

 

我被骗了。或者,很多人都多多少少地被骗了。我的例子或许有些极端,因为在过去,我是那种电脑只买粉色或者白色的女孩儿。我以为这样会让我自己快乐。我以为买化妆品、戴美瞳、烫漂亮的头发是快乐。原来,我只是一只高级美容中心的宠物狗,香喷喷地等待着别人的爱慕和喜欢。

 

戴美瞳一点也不快乐。眼睛会很干。


烫头发就特么是酷刑,我每半年都要在那间美发厅坐8个小时。


你知道大热天粉底液和防晒霜一起顺着汗留下来,故作优雅地把它们擦干净,然后再掏出粉饼急急忙忙地补妆有多累吗?

 

我可以归咎于社会对于女性的约束和规训吗?我男友常年顶着黑头和负分的肤质爽快地活在这人世上,从来没有人评价他“怎么不好好爱自己”。是的,社会文化有性别歧视,改变是个很漫长的过程。我暂时没法立刻改变全体人类的审美。

 

在朴素的人类社会,颜值问题还是我们生活中的重要成分之一,我也喜欢香喷喷的小鲜肉。但是,我起码有选择了。我明白那些曾经让我觉得很累的事并不是必要之事。如果你想穿着高跟鞋化着妆觉得心情很好没关系,但是我穿着运动鞋满身汗水地打球,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

我也可以知道有些要求很过分,比如:女孩化妆才是尊重他人;上班不穿高跟鞋就不专业;女人三十岁以后就会贬值;女孩子怎么可以满身汗地去打球啦!呵呵。

 

我最近买的东西是一些让自己都很舒服的东西。比如,很贵的电脑椅;专业的跑步鞋;培训班的报名资格;旋转餐厅的自助餐券……

 

现在,我只想回到小时候,回到青春期前。真的,快三十岁了,我才发现童年时的那个我才最纯粹,她不打扮、不撒娇,她就是个酷毙了的小女孩。

 

 

 

 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