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时常在接吻的晕眩感中体会到时光流转、天荒地老的感觉
我时常在接吻的晕眩感中体会到时光流转、天荒地老的感觉

青涩初探


答应和他在一起之后的第二次见面,是坐在大学教室里自习。那次见面集齐了第一次牵手、第一次被搂腰、第一次“耳语”。还有第一次亲吻。


中午时分就在敞亮明媚的阶梯教室后排,趴着休息。他看着我,和我饱和度极高的玫红色毛衣,用手臂团在我的周围,拢圆了抱住我。好像守护着自己的一窝蛋的雌鸟。可能是从小没有得到太多直白的呵护,我很迷恋这种被保护、被宠爱的感觉。


他说着,“你真可爱”,吻了一下我的脸颊。接着吻了一下我趴在桌子上时露出的一段脖子。此刻的他似乎还不好意思直接吻上我的嘴唇,却笨拙地问,“你还想让我亲你哪里?”


我亦木讷,说,“嗯……随便”。他便捧着我的脸吻起来。从额头到眼角,从脸颊到鼻尖。然后倏地吸住我的唇!他的舌头在掰开我的唇瓣的那一刻长驱直入,胡乱地在我的嘴巴里搅扰。我也没有害怕躲闪,却是好奇地想,原来舌头没有味道,而且有点凉凉的。


这个吻持续了好多分钟,以很响的一声“吧唧”声结束。空旷的教室放大了回响,前排还有一位自习的同学呢(我们和那位同学中间隔了很多排座位)!内心慌乱不止,赶紧分开了嘴巴,趴下午睡。


傍晚分别的时候,他懊恼得不行,喃喃自语,“哎呀,发展太快了太快了,不该呀不该。”我哭笑不得,主动献吻的也是他,忧虑恋爱超速的也是他呀。


这就是我们彼此的初恋、初吻。


 

炎炎夏吻


亲吻牵动了身上多处神经和肌肉,还有大脑的兴奋区。我喜欢他把所有激情都融化成热吻,迫切想要传递给我、倾注到我的灵魂的感觉。


从冬日的初吻到夏日的热吻,舌尖的温度在上升,唇齿间他的气味在凝固、流转、幻变。有时候吻是甜甜的,有时候带点微苦。吻一吻,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好像都被触动,让彼此想要更加亲密,更加痴缠。手像是唇的帮手,受到爱的鼓舞,不停地在对方身上游走。


我特别爱出汗,身处南方更是一刻不停地汗流浃背着。有一次午后太热,我约会途中回寝室换衣服,顺便也把他领回了空无一人的宿舍。正踮着脚尖把脸埋进衣柜翻找,下一秒已从身后被温柔抱住。温润的嘴唇喷着热气印在我被汗水淹没的脖子和耳垂,一阵阵眩晕感袭来。他吻着我的汗水(还是流动的汗),又把汗带进我的嘴里。闷热湿润的空气弥漫着他的味道,我们好像被汗水黏在一起,无法分离。


这大概是我们的热吻期。无可遏制地迷恋着亲吻、亲吻。我喜欢在树林散步的时候和他拥吻,喜欢在他一本正经地给我科普的时候麻痹他的耳朵。


曾经有个好朋友对我说,她很难忍受校园里情侣互吻时很享受的样子,感觉肉欲横流。当时已经历过亲吻的我深知“吻”的魔力,真的很享受。是肉欲,但不邪恶。


我时常在接吻的晕眩感中体会到时光流转、天荒地老的感觉。


我脑子里浮现出一代代人类,祖祖辈辈、生生世世,都曾亲吻,都曾爱恋,都曾发生过许许多多的爱恨情仇、悲欢离合。此刻的我也在重现这个场景,重复这个生命中循环不止的环节。我突然有种在天地间旋转、在历史长河游荡的飘渺感,这种感觉使我很感动。


也许是我脑洞太大,也许是我脑回路清奇,但是感受到世世代代的爱恋,那是直击心灵的感动(能带给我同样感觉的还有某些民歌)。


在这样的感动中睁眼看着眼前这个男孩,发现,他不偏不倚地,吻中我的心。


我因此时常在热吻中流泪。


 

亲爱的吻


我们俩都不是亲吻高手。两人的契合是因为爱得深。爱得愈深,吻得愈重。但是在爱情里面也有平凡的生活。对抗生活的小怪兽时不可能经常吻得那么重、那么深。


在平常的日子里,我们和众多校园情侣一样,也是谈着小清新的恋爱。我们最喜欢一起逛书店、逛公园、吃好吃的。


很多时候,亲吻是在出了电梯口后见到第一丝阳光时脸颊被他偷袭;亲吻是在我被不良商家诈骗之后留在额头的安慰和祝福;亲吻是他盯着我的侧脸良久,不自觉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嘴巴凑上来;亲吻是他与我十指相扣时亲一口我的手背说给我“下毒”;亲吻是我们比赛谁可以避免被对方亲到脸,然后总是我输……


嫁给爱情,就能得到世间最甜蜜的吻。我觉得自己做到了。


我们闲来无事还自创了一些亲吻招式,诸如“扫吻”、“弹吻”、“吸吻”、“点吻”、“挑吻”……各种新鲜招式,各种即兴发挥。而游戏中的我们乐得前俯后仰、合不拢嘴。


亲吻于我们,是多么大的情趣。

 

如今我俩异地恋两年,非常珍惜彼此的吻。虽然许久不吻,我总要花点时间重新适应,但是就像电池睡眠重启一样,我的爱情就在吻中安稳成眠,在吻中悠然苏醒。

 

相关文章